这是一个标题

快乐每一天

点击查看详情>>

投票成功

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查看最新投票结果
首页手机小课堂特朗普最大危机来了,谎言被揭穿,这次还能往哪儿甩锅?

特朗普最大危机来了,谎言被揭穿,这次还能往哪儿甩锅?

  1. 全部
19419阅读

当地时间8月20日,美国曼哈顿联邦检察官斯特劳斯宣布,2017年8月辞职的美国总统前首席战略师的史蒂芬·班农,因涉嫌伙同另三名同案犯挪用“众筹”资金,被以“贪污”、“洗钱”两项罪名起诉。

按照联邦检察官的起诉信息,班农等4人于2018年12月创办了一个名为“我们修墙”的网站,目的是通过“众筹”募集资金,帮助特朗普修建极富争议的美墨边境墙,据说仅仅一周就募集到1700万美元。起诉书称,至2019年10月,“我们修墙”共计募集资金2500万美元以上。但根据检方调查,“我们修墙”网站发起人、38岁的退役空军军官科尔法奇挪用了35万美元用于“个人开支”,包括装修私宅、购买游艇和SUV。而本文主人公班农和另外两名被告——现年56岁的巴多拉托和现年49岁的谢伊,则分别被控“非法挪用数十万美元”,用于“旅行、住宿、消费品和信用卡支出”等私人用途。

特朗普最大危机来了,民主党直接打击其铁杆选民,谎言被揭穿,这次还能往哪儿甩锅?


之所以会对这4人作出前述两项指控,是因为他们不仅违背了众筹支出公开承诺的“不挪用一分钱用于修墙以外费用”承诺,而且使用了利用非盈利组织、空壳公司倒手,以及开假发票等手段。如果两项罪名成立,他们最多可被判40年监禁。

当地时间8月20日稍晚,班农在纽约曼哈顿第一次出庭,当庭表示“不认罪”,随后以500万美元保释,首次出庭时间不到两小时。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,他仅简单表示“整我的目的就是想给‘修墙’添乱”。这种态度和口气似乎表明,尽管班农和特朗普“一别两宽”后也偶尔会令特朗普不高兴,但他本人却始终恪守“永远忠实”的承诺:替特朗普弄钱“修墙”,为特朗普在欧洲竭力拉拢盟友,如今又再次摆出“无怨无悔”的姿态。

特朗普最大危机来了,民主党直接打击其铁杆选民,谎言被揭穿,这次还能往哪儿甩锅?


然而特朗普却要和这位昔日“忠臣”保持“社交距离”。

班农被起诉消息公布后不过几十分钟,特朗普本人就在椭圆形办公室迅速与之撇清,称自己对班农的事“一无所知”,且“我们好久没联系了”。特朗普团队成员则竭力证明,特朗普一直反对动用私人资金修墙,因此班农的事和特朗普无关。

特朗普自2017年8月以来就竭力疏远班农。特朗普也的确曾在今年7月说过“我不同意私人众筹修墙,因为这样做只能让我看上去无能无用”这样的话,强行“撇清”,倒也并非不能自圆其说。

但这样就够了么?

班农可不是弗林、斯通或科恩这些被抛弃的前亲信,他是2016年大选创出奇迹的特朗普团队事实上的主心骨,也是今天广为人知的“特朗普主义”真正的总设计师。“美国优先”、排外主义、“退群”、“孤立主义”、反全球化、对华贸易战、“修墙”……这些“特朗普主义”的主要构成元素,绝大多数原本是班农的思想和主张。以致我们如今几乎难以分辨,在“特朗普主义”中,有哪些是特朗普的“原创”,哪些被掺入了“班农学说”的成分。

如今距2020年总统大选投票只剩3个月不到,我们不难发现,特朗普团队所遵循的竞选路数、特朗普所公开强调的竞选纲领,绝大多数也照搬了2016年班农的一套。如今班农被起诉,按照北美司法惯例,他是否有罪,恐怕不可能在11月3日大选投票前有个说法。但此时此刻,特朗普团队势必被选民逼问“你和班农间的关系”,或“你对班农怎么看”。如果一味用“我们不熟”来“推挡”恐怕说不过去,但回答“是”或“不”同样不容易,要么伤神、要么伤心,弄不好就会伤选情。

特朗普最大危机来了,民主党直接打击其铁杆选民,谎言被揭穿,这次还能往哪儿甩锅?


何况,他们真的“不熟”么?

迅速流传的视频显示,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曾在2019年夏天到访新墨西哥州,公开为“我们修墙”站台,并夸奖“私营部门修墙更加多快好省”。前后为“我们修墙”站台或帮忙的,还有不少特朗普的心腹,包括堪萨斯州前州长科巴赫、私人保安公司“黑水”创始人普林斯等。没有这些“贵人相助”,“我们修墙”网站或许根本走不到今天。事实上科巴赫也的确在去年曾公开表示,这个项目“总统是支持的”。

选情方炽,民主党阵营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“劫材”。来自威斯康辛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波坎就借此讽刺特朗普“人以群分,骗子总是会被一群骗子所簇拥”。当然,鉴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口才不佳,且拜登团队似乎刻意选择“扬长避短”,特朗普方面闪转腾挪的空间还是有一些的。

比较严重的,恐怕是此举对特朗普基本盘的潜在伤害。

尽管特朗普的政策往往被指责“倾向富人”,但真正把他送进白宫的,却主要是那些人数众多、投票率奇高、对现实高度不满、对特朗普充满寄托,无论别人说什么都要投特朗普一票的“下层白人选民”——这些人恰是为班农“众筹修墙”添砖加瓦的同一群人。不管特朗普和“我们修墙”间有无更密切关系,这堵“特朗普墙”(特朗普今年1月11日亲自命名)和特朗普间的关系却无论如何也撕扯不开,且一直是特朗普阵营的核心纲领之一、是迄今始终高调坚持和鼓吹的关键性政治诉求和象征符号。这些收入本就不高、却要赔上精力、时间和选票的基本选民如今为“特朗普墙”付出自己辛苦钱,而这些钱却变成了组织者的游艇、酒店签单和SUV,这让他们情何以堪?2019年路透社调查指出,共有逾31万人参与了不止一个团体和私人发起的“修墙众筹”,如今班农项目暴雷,倘应对欠妥,可能导致后果难料的连锁反应。

班农人缘极差,特朗普与之“撇清”,他身边的幕僚们恐怕大多数会窃喜,但用力过猛也可能适得其反:迄今特朗普核心团队中已有8人被起诉、逮捕,甚至定罪,对这些人,特朗普无一例外“翻脸无情”。这固然是危机公关常态,但兔死狐悲,物伤其类,2016竞选团队头号功臣班农被如此对待,2020竞选团队的干将们会作何感想?

友情提示:支持键盘左右键“← →”翻页
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请谨慎对待。

文章分类:
  1. 全部